[海外慈善]重新認識“富二代”:中日韓新世代慈善有新思路

2019年10月7日17:06 來源:發展簡報 作者:顧石盟 李凡 黎宇琳

  亞洲的慈善事業正在經歷由代際差異引發的深刻文化變革。遺憾的是這些差異尚未得到充分研究。2011年,由瑞銀和歐洲工商管理學院共同開展的有關亞洲家族慈善的研究得出了幾個重要結論。其中最值得注意的結論是,老一代慈善家往往重視回饋家鄉和本地社區;而年輕一代具有更加國際化的視野和觀點。研究還發現,老一輩傾向于更多地支持教育和健康等“傳統”行業,而年輕一代則更重視與藝術、文化、環境和公民權利相關的慈善事業。此外,老一輩慈善家往往更喜歡家長制治理模式,而新一代慈善家更喜歡權力分享型或管理型治理模式,他們對社會企業和社會價值投資模式抱有更開放的態度。

  本文通過對四位來自中日韓三國富裕家族第二代和第三代青年慈善家代表的訪談,分析他們與父輩慈善手法的差異,試圖發掘出不同世代的共同點。這并不是一份詳盡全面的數據分析,旨在拋磚引玉。

  01、擁抱“多樣性”

圖,Kyung Sun Chung

  鄭京善(Kyung Sun Chung)是韓國非營利組織Root Impact(RI)的創始人,現在擔任RI的首席想象官。這個組織的使命宣言是“做致力于給世界帶來積極變化的變革者”。該組織成立于2012年,旨在建立一個“影響力生態系統”,幫助社會企業家踐行使命,解決緊迫問題,實現業務增長。

  RI就像一個實驗室,鄭京善解釋道:“我們的實驗不僅僅是為了幫助眼前的社會企業,也是為了積累可以衡量其社會影響力的硬數據,并證明我們所做的事情對社會有益”。RI在2014年推出了D-Well計劃,為年輕社會企業家、社區組織領袖提供共同生活的空間。作為韓國影響力投資的先驅,RI又在2017年推出了Heyground,這是一個共同工作社區,RI作為社區管理者,為70多家社會企業近500名工作人員提供無償的法律、金融、技術和健康服務。鄭京善強調Heyground不是一個孵化器,而是一個合作組織:“我們是在一起工作,不是在培育他們。”

  鄭京善來自韓國最富有的家族之一。他是現代集團創始人鄭周永的孫子——現代集團左右著韓國的經濟命脈。盡管他從未和在他9歲時就去世的祖父深入交談過,但他知道自己的祖父被視為一名社會企業家:“他稱自己是一名工人......是公共資產的守護者,他說現代集團不是他的個人財產。他有責任把集團經營得更好,好的生意應該對社會有益。”

  財富讓鄭京善成為“另類”。由于性格內向,他上學時會因為家庭原因而被欺負和邊緣化。他將RI和其他社會企業看作是幫助邊緣化人群的機會。“對我來說,幫助他們就像是我自己的救贖。”這種觀點在富裕的韓國人中并不常見。鄭京善批評那些“生活在財富泡沫中”、認為他們的好運和財富是理所當然的同齡人。

  鄭京善認為,韓國需要作出改變,變得更加歡迎多樣性。“韓國是一個高度同質化的國家,我們的父母一輩受到的教育就是每個人都必須做指定的事情,走規劃好的路。否則,你就是個失敗者。父母試圖阻止自己的子女 ‘走歪了’,這阻礙了他們成為變革推動者的潛力。” 正是出于這種擔憂,鄭京善才在首爾老城區創建了D-Well,為60多名年輕人提供遠低于市場價格的生活空間。他們同吃同住,可以專注于手頭上的社會項目,與同伴交換想法。“我希望讓他們遠離父母的負面影響,能自信、自由地探討如何讓世界變得更美好。一個健康的社會需要更加多元化,更具包容性。”他說。

  鄭京善在RI未來的五年計劃中概述了他力圖改變韓國社會的愿景,包括“強化作為韓國思想領袖的品牌”。他解釋說:“既然政府正在推動社會經濟并模仿我們的模式,我們需要確保他們把事情做對。我們需要向政府提供建議——不是他們想要聽到的建議,而是他們需要聽到的建議。”這項努力的一個核心任務是在韓國創造一種新型的對話。他表示:“年輕一代需要更有安全感,兩代人之間需要平等對話。”鄭京善親身體會過這一點。

  鄭京善的工作正在影響韓國的主流商業實踐。他說,韓國企業開始更全面地審視它們對所有利益相關者(不僅僅是股東)的責任,并認識到“當它們讓所有利益相關者感到滿意時,企業會更具可持續性和彈性”。“成功的企業與員工、社會和其他利益相關方都能建立良好的關系。這不再是慈善層面的事情;這是為了更有效、更高效和長期可持續的發展。”

  鄭京善希望將RI的經驗推廣到韓國之外。他的第二個目標是建立全球伙伴關系,在海外復制其模式。如今,他更喜歡將自己介紹為Holistic Growth Initiative(HGI)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HGI是一家從事房地產開發和影響力投資的社會企業,它在RI的全力支持下,于2017年在拉斯維加斯復制了一個D-Well社區,目前正在紐約市開設Heyground分部。這些舉措是RI在更大規模的國際擴張過程中邁出的第一步,在這個過程中,RI可以與合作伙伴分享其實踐經驗和知識。

  02、挑戰傳統

  菅大介(Daisuke Kan)和鄭京善的人生從未有過交集,兩人卻不乏共同之處。和年輕的韓國企業家一樣,這位年輕的日本企業家也在訪談中說,“非主流是我身份的代名詞”。作為有50多年歷史、年銷量超過一億五千萬瓶的日本軟飲料公司,Cheerio集團的執行董事,菅大介的這番話著實令人驚訝。他是這家家族企業的第三代傳人,從東京大學(日本最頂尖的大學)畢業后,一路順水順風地獲得了斯坦福大學MBA學位。

  盡管如此,菅大介始終沒有忘記他家族的外來者身份:他的祖父出身在“滿洲”。他在訪談中講述了自己去掃墓的經歷,長輩將他介紹給祖先,并提醒他“我們一直是少數民族”。

  這種與主流價值的疏遠感對菅大介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他也認為,日本是“一個以順從性為核心價值的國家”。他在美國的經歷在幾個層面上讓他大開眼界。他逐漸了解到了美國社會的多樣性,認識到“每個人都有自己獨一無二的身份”。他也開始走出富人階層的舒適圈,認識到在某些情況下多樣性是如何折射出差異性和不平等的。他和一群斯坦福大學學生一起探訪了卡特里娜颶風之后的新奧爾良,幫助清理被風暴摧毀的第九區。“讓我震驚的是在災難發生10個月后,有些孩子還在苦苦找尋他們的父母。”他搖著頭說道。

  在美國的這段經歷讓學成歸國的菅大介找到了新的方向。2011年3月11日,日本的東北海岸遭受了“三重災難”——福島大地震、海嘯和核事故。災難發生后,他迅速從公司倉庫向災區調運了20萬瓶飲料,并在接下來的六周內向受難者分發了17萬瓶飲料。

  日本的這次災難又一次觸動了菅大介。自從從美國回來后,他就一直在“反思自己的核心價值觀”,積極尋找自然災害以外各種社會問題的應對方法。菅大介的商業背景在兩個重要方面塑造了他的解決問題方式:首先,他擔任集團的執行董事,這意味著他必須擠出時間來參與社會活動。其次,這種商業背景讓他深刻地認識到用創業者思維去解決問題的價值。菅大介承認這對于許多日本人來說是一個挑戰:日本文化不鼓勵通過個人努力去解決問題,失敗經常被認為是一種恥辱。

  這種想法激勵了他加入了豆腐計劃(Tofu Project)。該項目帶領青年日本創業者去舊金山灣區參加為期一周的訓練營,學習創新和設計思維。這個項目因福島災難的反思而誕生,現在它試圖挖掘下一代日本人的活力,創造一種創新文化。

  菅大介是日本首個LGBTQ活動——東京彩虹同志節(Tokyo Rainbow Pride)的主要資助者之一。該年度大型活動的組織者是他的朋友杉山。當菅大介剛參與進來時,這個項目只得到了一些外國大使館和少數跨國公司的支持。“我想支持我的朋友,教育我的員工。LGBTQ人群需要獲得社會更好的理解。”他解釋道。起初,菅大介只提供財務支持,但他現在變得更加投入,并努力尋找其他人來支持這個項目。過去四年里,Cheerio集團一直是東京彩虹同志節的主要贊助商。

  03、尋找有效的慈善模式

圖,梁在中

  梁在中的簡歷看起來和鄭京善、菅大介很像。他出生于1984年,畢業于英國華威大學,并在哈佛大學約翰·肯尼迪政府學院獲得碩士學位。他同樣出身于金字塔頂端的富裕階層:他是三一集團董事長梁穩根的獨生子。三一集團是一家跨國重型機械制造集團,而梁穩根是中國最富有的人之一。

  盡管有相似的背景,梁在中卻有著與鄭京善、菅大介很不一樣的慈善理念。他認為中國的“富二代”更愿意承擔社會責任。“因為這一代人大多數沒有經歷過貧窮,他們不像父母那樣擁有強烈的賺錢欲望。他們更愿意捐贈。”他說。就自己而言,梁在中坦言:“我做的任何選擇都與我的家庭背景無關。這是關于我的價值觀和我對幸福的追求。我覺得花錢或賺錢并不能讓我開心。所以我選擇了慈善事業。”

  梁在中創建了兩個非營利組織:三一基金會和接力中國基金會。三一基金會成立于2013年12月,與其他捐贈基金會有兩個不同之處:

  首先,它基于證據進行捐助。2013年至2016年間,三一基金會的獎學金項目花費了約600萬元資助來自中國中西部貧困家庭的高中新生。其發放的獎學金覆蓋高中、大學、研究生和海外留學的學費和生活補貼。這一關注點反映了梁的判斷,即中國的慈善事業仍在不斷發展,而最有效的方法仍未得到證實。“不僅僅從生態系統的多樣性來說,而從總體的心態來說,我們仍然處于早期。我們的觀察結果是,在過去三十年中慈善業有一些錢被浪費了,而很多的行為所產生的破壞比收益更多。”

  其次,三一基金會具有全球視野。其大多數員工都受過海外教育。它一個特別成功的項目是3ESPACE。(“3E”代表簡單(easy)、愉快(enjoyable)和有效(effective)。)該項目旨在通過建立社區、舉辦研討會和支持相關項目,建立一個創新、有效的慈善活動生態系統。它支持教育領域的非營利組織(如Serve for China and Art Dream)和致力于社會創新的新媒體公司(如Bottle Dream),以及一家名為“美好社會咨詢社”(A Better Community)的為非營利組織提供咨詢服務的公司。

  梁在中的第二個慈善項目——接力中國基金會,是接力中國(官方全稱為“接力中國青年精英協會”)的一個分支。該基金會是由第二代企業家組成的非營利組織。只有出身于財富達到了一定規模的家族才有資格入會,而且成員資格只對那些在家族企業有工作經驗的企業家開放。2016年,接力中國成員的總資產約為2.3萬億元,占中國私營企業總資產的12.8%。梁在中是基金會中主管慈善事務的副理事長:“我在這里的關鍵任務是促使第二代企業家思考如何管理他們的財富,如何抵制誘惑并好好地利用他們的財富。我們邀請了很多長輩和老師來與我們交談。”

  04、為中國“富二代”正名

圖,牛犇

  中國“富二代”經常因其出格的言行而被社會詬病,而梁在中和接力中國的成員正在努力消除中國富二代的負面形象。另有一群富二代,正努力將自己的形象重塑為“善二代”,即第二代慈善家。牛犇被認為是善二代的代表。他是中國最大乳品公司蒙牛集團創始人牛根生的長子。2004年,牛根生創立了老牛基金會,此后不久,他宣布將捐出他持有的所有蒙牛股份。牛犇也承諾捐贈價值10億人民幣的股票,這些股票本是他作為父親財產的繼承人而獲得的。

  在英國留學四年后,牛犇于2012年回國,負責管理老牛基金會的環保項目。然而,牛犇有著更遠大的抱負,他告訴父親,“只有有了自己的基金會,我才能全心全意地投身慈善事業。”與本文描述的其他幾位新世代慈善家不同,牛犇不參與家族企業的生意。他在畢業后即投身慈善。牛犇也與他的父親不同,他說話不多,為人低調,人們對牛犇的印象是:誠懇、踏實、肯干。

  2015年,牛犇和他的妹妹牛瓊成立了老牛兄妹公益基金會,這是一個致力于支持兒童福利、青年創業和家族慈善研究與倡導的家族基金會。老牛兄妹基金與洛克菲勒兄弟基金合作的理查德·洛克菲勒公益學人計劃(Richard Rockefeller Fellowship),支持致力于發展中國戰略性慈善事業的公益專業人士。老牛兄妹公基金還為中國社會企業和社會投資論壇提供贊助。它與媒體名人楊瀾創立的陽光未來藝術教育基金會合作,為農民工子女提供藝術教育。

  05、慈善的疆域正變得模糊

  本文中的四位新世代慈善家為理解、剖析亞洲第二代、第三代慈善家群體提供了重要的洞察。首先,東北亞的富裕家族都在試圖避免東西方眾所周知的“富三代”現象。中國有句俗話叫“富不過三代”。在日本,這種現象的說法是“三代人從農田打回農田”(rice paddies to rice paddies in three generations)。于是,亞洲新崛起的富人們紛紛將他們的孩子送到西方國家留學,學習可以幫助他們增加財富的現代商業技能。然而在那里,他們同時接觸到了關于社會責任和慈善事業的新觀念。即使這原本不是出國的動機,第二代和第三代的亞洲企業家也會帶著新的想法回到祖國,重新審視他們對家族和家族企業所有利益相關者的責任。

  第二個共同點是,新世代慈善家傾向于將社會主流文化視為敵人或需要克服的一種障礙,而這場斗爭往往是從家里開始的。一些受訪者對長輩習慣于將自己的選擇強加給孩子,死守傳統的職業選擇和思維方式這一問題深感憂慮。(然而,我們采訪的對象都聲明,自己并沒有受到這種限制。)這是“同質化”社會的一個縮影,這種社會不鼓勵差異,并經常懲罰差異。我們采訪的青年慈善家認為自己不同于大多數同齡人,并對其他不如自己幸運的人的需求比較敏感。

  第三個重要的共同點是,這些青年慈善家看待慈善事業的方式與他們的父輩截然不同。他們追求真實、可衡量的成果。通常,第一代富人在賺錢時是錙銖必較的資本家和商人,但當他們轉身成為慈善家時,就像換了一個人。不管是出于內疚感,還是對社會不幸階層的一份責任感,他們往往會爽快地開出大額支票,而不大關心錢是怎么花的。相比之下,他們的子女和孫輩正在努力解決關注的社會問題,而不僅僅是出于義務感或某種歷史、文化的紐帶關系。他們目標明確,喜歡親力親為。對于他們所支持的慈善組織來說,這些慈善家的參與方式可能意味著更高的人力付出,但他們也往往與支持的團體之間建立了更深厚的個人關系,這從長遠來看可能是好事。

  這一代年輕人樂于模糊商業與慈善之間的界限。對他們來說,商業是一種工具,一種能夠更好地從事慈善事業的手段。他們的慈善手法不僅實用、重視經驗與證據,而且通過不斷測試不同的模式和項目,來看哪些做法有效、哪些無效。在他們看來,僅僅捐錢是不夠的:成功的慈善事業需要一個完整的生態系統,才能實現從慈善到有效慈善的轉變。(任真摘)

品牌項目 更多>>
“藍天下的至愛”系列慈善活動

“藍天下的至愛”系列慈善活動

“藍天下的至愛”品牌誕生于1995年,作為上海慈善領域歷史最為悠久的 項目之一,經過25年的實踐,已成長為集規律性和互動性、成長性和品 牌性、傳播性和系統性為一體的慈善項目,并獲得多項榮譽,在全國都 產生了深刻...

聯系方式
上海市慈善基金會

地址:淮海中路1253號

電話:021-64334343 郵編:200031

上海慈善網

地址:淮海中路1273號9號甲

郵編:200031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